被裁员工公开呛声IBM人工智能,有双好鞋却不知道怎么走路

  • A+
所属分类:人工智能
在上个月IBM举办的一场会议中,该公司首席执行官Ginni Rometty表示,“我们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将要把人工智能技术整合到各个领域,以帮助他们实现指数级的增长,这一现象可能会在未来被称为‘沃森定律’(Watson's Law)。”虽然标榜着要把人工智能作为公司的发展重点,但在IBM上个月大规模裁员事件中失去工作的工程师们表示,该公司对其“认知计算”平台的推广,掩盖了他们在将人工智能转化为盈利业务方面所遇到的困难。 

一位匿名的工程师表示,“IBM沃森实际上拥有很强的AI技术,但就像你有一双好鞋,却不知道怎么走路——他们必须弄明白到底应该怎样对AI进行应用。”

其实,上月底的裁员行动就在沃森健康部门(Watson Health Division)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从Watchingibm网站匿名账户提交的文章来看,这次裁员主要影响了三家被IBM收购公司的员工,分别是Phytel、Explorys及Truven。

 

据了解,这三家公司是在2015和2016年被IBM收购的,被收购后,它们为IBM带来了大量的医疗数据以及专门用于数据挖掘的分析系统。与此同时,这些公司还带来了现成的客户——通过其分析技术来提高医疗护理水平和营利状况的医疗服务提供商。

 

近期,来自Phytel的被裁员工与《IEEE Spectrum》进行了深入交流。他们声称,IBM 收购其公司后并没有进行很好的管理,Phytel出现的问题是沃森盈利过程中遇到的典型问题。

“Phytel是一家很有发展前景的公司,它非常强大,”另一位匿名工程师说到,“许多被裁掉的员工都感到很失望,因为他们为公司的成立付出了努力,也真的以为IBM会把公司带到一个新的高度,而不是在三年内将它毁掉。”

 

工程师们表示,Phytel在被收购时员工有150多人,现在却只剩下80人左右。“小公司正在蚕食我们的生命,”一位工程师说到。“因为他们的产品更好、更快也更便宜,所以很容易抢走我们的合同、客户,当然,他们在人工智能领域也做得更好。”

被迫裁员还是重新定位?
目前,IBM还没有公布其5月份裁员的总数,但据Phytel员工的估计,Phytel、Explorys和Truven至少有300人接到了解雇通知。在Phytel,工程师们估计,IBM解雇了大约80%的员工,超过120 人是工程师、销售和项目管理人员。“这些都是关键的技术人员,也是和客户打交道的人。”一位工程师说道。“这表明他们并不是在削减行政人员,也不是在解雇非必要的员工。”IBM发言人Ian Colley 对《IEEE Spectrum》关于Phytel公司的问题不予回答,也不愿就工程师们的指控发表评论。

 

相反,Colley提供了以下关于裁员的声明:“裁员事件只影响了沃森健康部门的一小部分员工,目前我们正转向更多技术密集型产品,裁员是为了简化流程,用自动化提高效率。IBM 将会继续重新定位我们的团队,以便专注于IT市场的高价值领域。我们将继续在关键领域进行招聘,让人才为我们的客户和IBM创造更多的价值。”

 

此外,Colley还提到了摩根斯坦利分析师的一份报告,该报告认为,裁员一般代表着收购之后的公司重组。

 

但也不是所有的金融分析师都看好IBM沃森。去年7月,Jefferies的一篇报告指出,尽管IBM对沃森进行了大量投资,但该部门仍无法盈利。(据分析师估计,仅从2010年至2015年,该公司的估值就达到了150亿美元)。

 

尽管IBM沃森“仍是目前市场上最完整的人工智能平台之一,”分析师写道,“但是,在客户将沃森与现有的数据和分析系统集成在一起时会面临严重的困难。”报告以德克萨斯州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为例,该机构在花费了6200万美元之后被迫停止了沃森项目。

 

Jefferies的分析师还表示,IBM“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争夺战中处于劣势,而且未来可能会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这种情况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得到改善,而工程师因为公司管理不当而选择离开IBM的状况则会愈加严重。

沃森的尴尬,投资数亿回报寥寥
2011年,IBM沃森凭借其在游戏节目《Jeopardy!》上的出色表现给公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该人工智能的胜利被归功于其自然语言处理(NLP)能力,使得它可以出解析节目中出现的复杂、带有双关意义的线索,随后再扫描其庞大的知识库来寻找正确答案。在电视节目获胜两年之后,IBM宣布沃森将在医疗保健领域找到第一个杀手级应用。这似乎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随着医院和医生们为病人转换电子健康记录,医院庞大的数据库便可以为沃森这样的机器所使用。在这第一个领域的应用中,沃森应该首先在癌症诊疗中心展开工作,比如搜索医疗文献和病患记录,为医生提供治疗方案的建议。然而三年后,一份Statalleged杂志的调查显示,Watson Oncology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水平。

 

《IEEE Spectrum》的报道显示,IBM在沃森业务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到现在为止,“沃森医生”(Doctor Watson)也还是没有彻底改变医疗领域。当然,我们也不能否定它的显著成就,有新闻报道称,沃森在脑癌的诊疗中可以在10分钟内提供治疗方案,而人类医生则需要160小时。

 

IBM收购了Phytel、Explorys和Truven这三家公司,用它们的患者信息数据库以及数据分析,为医生和保险公司提供更多更有效的医疗服务。(第四次收购——Merge,则引入了与医学影像相关的分析,这是人工智能一个很有前景的领域。)

 

沃森健康(Watson Health)希望利用这些资源帮助医疗保健系统,从传统的收费服务模式转变为奥巴马医改所强调的基于价值的新模式。比如Phytel的贡献是自动病患通信系统分析配对,让任何诊疗机构都可以使用这个系统来搜索病人的记录,然后系统会自动打电话提醒病人进行检查的预约安排。此外,发现这些不按时进行检查的患者是预防性护理的关键,在这些情况下,定期检查可以在疾病恶化前更早地发现问题。

 

尽管Phytel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加入到了IBM,同时还获得了很高的声誉。但在收购后不久,IBM管理层开始了被内部称为“蓝色清洗”(bluewashing)的流程,以便让被收购的公司在品牌和运营上符合IBM的行为准则。一位前Phytel员工表示,在清洗过程中,他们被告知不要专注于为现有客户改进现有产品,所以员工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无所事事。

 

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被要求参与一个别的“宏大”项目,将Phyel与Explorys的数据库和分析系统集成到一起。工程师们说,集成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IBM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

产品与技术的矛盾
工程师们都将责任完全归咎于IBM的产品管理部门,该部门负责开发IBM向客户销售的产品。Phytel的工程师们说,IBM的目标是结合Phytel和Explorys的能力创造一种新的产品。然而,公司的产品经理对该产品的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他们无法规划路线,反而一直在绕圈。”根据工程师的说法,IBM的产品经理们没有技术背景,有时也会想出一些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产品点子。虽然他们尝试跟着领导的方向转变,但Phytel并没有为市场带来任何新的东西。“我们只是在烧钱。”

 

工程师们承认,最后产品经理确实提出了一个新的产品计划,同时利用Phytel和Explorys的资源。但他们指出,这并没有将真正的人工智能技术带到产品中。换句话说,沃森缺席了。此外,工程师们还说,IBM最近开始推出新产品,以便与潜在的国际客户进行沟通,但这些潜在客户对此并不感兴趣。相反,他们想要一些类似于Phytel旧系统的东西。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